靚號車牌搶不到?黑客入侵選號系統 3年買上海2套房

作者:Zoey    發表日期:2018-04-03 21:32:15

犯罪團伙的賣號信息

該團伙發佈的賣號噱頭,實際上該號牌已被上牌

抓獲犯罪嫌疑人

  為何尾號666、888、999的靚號車牌拼了老命也搶不到?難道選號有什麼貓膩?

  你想不到的是,「黑客」入侵互聯網預選號牌系統,就能把各種靚號車牌「秒殺」了,然後以數萬元不等的價格賣給車主,非法牟取暴利。這不是電影《黑客帝國》里的情節,事情真實發生在四川、北京、山東、江蘇、廣西等地。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從涼山警方獲悉,德昌縣公安局破獲一起「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案。這是全國最大的一起「黑客」非法入侵互聯網選號系統倒賣車牌號牟利案,該案涉及全國24個省市,抓獲犯罪嫌疑人56人,是涼山公安開展「凈網2018」專項行動以來,破獲的最大一起黑客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案。

  該團伙利用黑客技術盜取全國1500萬副車牌號資源,幫助買家車主「秒殺」想要的號碼,壟斷靚號車牌資源獲取暴利,嚴重擾亂了全國交警部門對車牌的發放和管理秩序。隨着該犯罪團伙的落網,倒賣汽車號牌的這一現象得到有效遏制。「這起案件發生後,網絡選號系統已經進行了升級,安全性得到大幅度增強。」警方表示,車牌號禁止買賣,倒賣車牌靚號的行為違法,提醒群眾選取車牌號時,應該通過正規途徑得到,以免上當受騙。此外,這種非法途徑所購買到的車牌號,經查實後將予以註銷,車主或被列入黑名單,嚴重的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辦案民警向成都商報獨家揭秘了「黑客」倒賣汽車號牌產業鏈。

  普通人難選到好號牌 「靚號」卻在網上叫賣

  「好車靚一陣子,好車牌靚一輩子!快快快,豹子號、順子號、對子號都有,需要的抓緊,着急,在線等……」在網絡上時常可以看到出售車牌靚號的廣告。

  2017年10月,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正式啟用了全國版「交通安全綜合服務管理平台」互聯網選號系統,並投放川WP、川WQ號段車牌48000副。2017年11月初,民警在工作中發現微信、淘寶等媒介上出現販賣全國車牌「靚號」現象,涼山州的車牌「靚號」也在其中,引起了民警的高度警覺。

  案發

  德昌人楊某花1.1萬

  買到帶999的「三同」號牌

  「初步調查發現,涼山的一些車牌靚號被公然售賣,網上叫價一兩萬元不等。」對此,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立即對新投放的號牌進行初核查,查實德昌縣楊某花費1.1萬元購買到一個帶999的「三同」號牌。對此,楊某交代,購車之後一直想選個好點的車牌,但是發現怎麼也選不到心儀的靚號,於是通過一名西昌「車串串」花錢購買了這個三同號車牌。

  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的相關民警介紹,公安部推出網上自選號牌系統,號牌都是由系統分配選號,根本不存在社會上所謂的「靚號被當地交警部門控制」這一說。發現這一問題後,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抽調業務骨幹力量赴省交警總隊對涼山籍選取所有「三同」號牌的選號操作日誌進行篩查,發現「交通安全綜合服務管理平台」存在被「黑客」非法侵入的嫌疑。

  可疑

  靚號放出後被秒殺

  「批量提交,這不符合常理」

  隨即,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領導立即向涼山州公安局主要領導匯報,結合「凈網2018」專項行動,由涼山州網安支隊牽頭,抽調全州網安力量、德昌縣相關警力成立「117」專案組,由德昌縣公安局將此案立為「117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案」調查,專案辦公室設於交警支隊。由於案情重大,此案被列為公安部督辦案件。

  「這些靚號在被選時,後台不到一秒就被提交一次選號請求,而且是批量提交,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專門組民警介紹,按照正常情況,系統開始選號,車主需要輸入車架號、發票等一系列信息,至少需要幾分鐘才能完成。但是,這些號牌幾乎是被「秒殺」。「人為選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初步分析是使用了搶號軟件。」

  案件的主要負責人袁警官介紹,網絡高科技犯罪不同於普通犯罪,這不僅需要辦案民警有極強的法律、網絡等方面的知識,還需要快速固定犯罪證據破案,「一旦犯罪嫌疑人銷毀電子數據等關鍵證據,就很難進行打擊。」

  抓捕

  嫌犯全國各地飛躲避

  有民警三天沒睡覺

  專案組民警圍繞楊某購買車牌這一線索進行調查,一名叫吳某的男子浮出水面,初步掌握他是一名倒賣車牌號的省級代理。專案民警回憶,抓獲吳某並不容易,他還發展有諸多市、縣一級的代理。「在調查的過程中,有下線告知他涼山警方在嚴查倒賣車牌號案,於是吳某逃到境外躲避。」

  「我們後來得知吳某要坐飛機回國,就決定在飛機落地後對他進行抓捕,結果他根本沒坐那趟飛機。」這一次,專案組民警撲了空。原來,警覺的吳某提前改簽坐了另一趟飛機。在專案組民警的不懈努力下,吳某終究被抓獲。通過對吳某的調查,民警又在山東抓獲全國級代理徐某等兩人。

  隨着調查的逐漸深入,案件直指在上海、杭州的兩名「黑客」王某、李某,他們是倒賣車牌號鏈條頂端的犯罪嫌疑人。專案民警介紹,這兩人也具有反偵查意識,早就從下級代理處得知消息,「有的下線就告訴他們這次涼山警方查得凶,那一段時間,他們兩人就在全國各地飛,以此躲避。為了抓黑客王某,民警曾三天三夜沒有睡覺。」2017年12月底,專案組民警獲悉王某坐飛機到廣州看某明星的演唱會,民警馬不停蹄趕往廣州。但是,狡猾的王某又飛到了廣西南寧,還來不及休息片刻,民警又趕往南寧,將王某抓獲歸案。

  隨着主犯王某、李某的落網,這起倒賣車牌號案件成功偵破。袁警官回憶,為了快速偵破這起案件,他和同事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忙於調查和收集證據、抓捕工作,「這個案子的偵查工作基本上是在跟時間賽跑,到了一個地方就要跟犯罪嫌疑人搶時間,爭分奪秒收集證據,有的民警甚至有兩個月沒回過家。」

  從上到下5個等級 非法獲取1500餘萬副號牌

  「在短短的兩個多月的時間內,專案組的民警遠赴山東、上海、浙江、廣西、四川成都等抓獲犯罪嫌疑人56人。」成都商報記者從涼山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及德昌縣公安局證實,這是全國最大的一起「黑客」非法入侵互聯網選號系統倒賣車牌號牟利案,也是全國首例倒賣車牌號產業鏈被徹底打擊處理的案件。

  關鍵詞:盜賣鏈條

  頂端「黑客」負責軟件設計

  最下面就是「車串串」

  經過警方調查,從2014年開始,該團伙利用「黑客」技術,在全國範圍內侵入車牌選號系統,非法獲取北京、四川、山東、江蘇、廣西等24個省市的1500餘萬副號牌資源,並非法獲取百度、網易等個人通行證數據2億多條,通過微信、淘寶等平台大量招募各省市販賣車牌代理人及黃牛。非法販賣車牌靚號,嚴重擾亂了全國交警部門對車牌的發放和管理秩序。

  「全國的利益鏈條巨大,涉及的具體數額難以估計,但是僅主要成員就至少非法獲利數千萬元。」民警介紹,「黑客」王某、李某為鏈條的頂端,主要負責軟件設計、非法獲取車牌數據等;下面還有全國級、省級、市級等代理人,主要負責銷售市場,幫助車主「秒殺」車牌靚號;最下面就是常見的「車串串」,負責聯繫選號車主。

  袁警官說,專案組收集的各類證據材料,堆放在一起足足有一米多高。目前,已經有10名主要嫌疑人因涉嫌「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正式移送審查起訴。

  關鍵詞:明碼標價

  車牌三同號三萬,

  四同號四萬……

  需要搶號的行業都有涉及

  最終,據「黑客」王某等人交代,當有新號段放出時,便利用自己設計的軟件入侵選號系統,建立號牌數據庫進行倒賣。「例如,一百個號中只有一個三同號,會重點關注其中的靚號車牌是否被選。」

  「一旦有車主有購號需求,黑客使用軟件輸入車主信息,每隔0.1秒向後台提交一次選號請求。」民警介紹,如果車主需要某一個靚號,就批量提交該車主信息,對這一個靚號進行「秒殺」,「這樣的成功率極高,導致普通人很難選到靚號。」

  「起初,我們還以為需要數百台電腦才能實現搶號,實際上在一台電腦上就可以完成。」民警介紹說,該團伙還將服務器設置在了國外。後來,他們還在國內租用了某些網絡公司的十多個服務器,將「產業」進一步擴大。

  實際上,王某、李某作為鏈條的頂端人物,主要為選號進行軟件開發,幾乎很少直接參與搶號。開發出軟件後,就將其賣給下面的各級代理人,這些代理人直接使用軟件可實現「秒號」。

  「三同號三萬,四同號四萬……」他們的聊天記錄顯示,號碼價格進行了分類,一個靚號可以賣到三至五萬,甚至價格更高,「如果是在大城市,價格還要翻幾倍甚至十幾倍,車主購買的價格就可想而知了。」這不是他們賺錢的唯一途徑,需要搶號的行業都有涉及,比如搶醫院的專家號等,他們還非法獲取一些視頻網站的個人賬號信息建立數據庫,通過倒賣獲取暴利。

  關鍵詞:黑客身份

  三年多買下上海兩套房

  他和女友都是研究生,法律意識卻如此淡薄

  「黑客」李某不僅賣軟件賺錢,而且每成功選一號牌,還要從下線中抽成三五千元。民警介紹,「黑客」王某經常給女朋友說的一句話就是,「選號,就是選房。」三年多的時間,王某通過這樣的途徑在上海買下兩套房,還在重慶買下了一套房。

  至今,專案民警還記得抓獲主犯「黑客」王某的那一刻。他表現十分淡定,始終不承認這樣的行為是犯罪,「他認為這就是『人工智能』,和現在的搶票軟件類似。實際上,這兩者完全不同,王某使用非法手段,侵入國家事務計算機信息系統就是一種犯罪行為,而且非法倒賣獲利。」最終在證據面前,王某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成都商報記者從民警處獲悉,現年30歲出頭的王某是一名「學霸」,家裏的條件不錯,王某的父母都在大學裏工作,其父親曾是大學裏教計算機方面的老師,從小就接觸計算機,但是後來父親離世,母親也逐漸管不住他的叛逆。

  「王某具有相當高的計算機專業知識和嫻熟的計算機操作技能,典型的『技術控』,還曾在日本留學、上班。」回國後,國內一家知名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開出50萬年薪,聘請他從事軟件開發工作,被他直接拒絕,之後決定通過寫軟件賣號牟利,並由此走上歧途。

  落網前,王某還是四川某重點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在讀研究生。他的女朋友也是英語專業的研究生,在一家外企工作,為幫助男友壯大「事業」,平時就在網上賣號。目前,兩人均被移送審查起訴,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雖然兩人都是高學歷,但是法律意識淡薄。」辦案民警感到非常惋惜。


本文來源:http://society.huanqiu.com/article/2018-04/11760265.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akeup-time.com/100018.html
轉載請注明:Zoey 2018-04-03 21:32:15 於 綜合資訊站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