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十年寫作革命來看,我們的寫作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作者:Donna    發表日期:2018-05-27 16:56:31

看點全世界的孩子都存在寫作問題,不僅中國,美國孩子也是如此,孩子們出現的寫作瓶頸,有沒有更好的解釋和方法?我們在理念和技巧上,錯過了什麼?早在十年前美國開始了一場悄無聲息的寫作革命,顛覆了許多廣為流傳的認知和實踐。外灘教育特約作者Sylvia Yu將在下文中帶我們投身這場革命,由此啟發我們思考,寫作絕非僅限於加強嚴謹的語法、文法的訓練,更多的實際上是思維訓練。

文丨Sylvia Yu 編輯丨李臻

儘管魔都的雙語學校有諸多不足,但是英文閱讀並不薄弱:

圖書館藏書豐富,教室的書架上擺滿了必讀書籍,圖書集市頻繁,閱讀筆記更是經常佈置的作業。 上海的外教來自美國和英聯邦,把歐美的閱讀系統同步複製在執教的課堂。 魔都父母很多有留洋背景,高學歷者比比皆是,沒有人不把閱讀放在首要地位。 課外機構開設的閱讀課程豐富多彩,人氣十足。

去年聖誕節,牛津大學畢業的David Symington老師開小班,給我女兒和她的小夥伴講雪萊、德萊頓、歐亨利… 一首詩學一天6個小時,我說這是亞里士多德教亞歷山大的待遇,走遍全球也沒有這樣精彩的精品課程。

在那一周的陪讀時間裏,我讀了教室書架上100多部英文兒童文學的故事梗概——題材覆蓋加州淘金、日本地震、美國農場、約克莊園、金字塔、一戰二戰、殖民地、探險、死亡、成長、友誼、空難、奇幻、墓地、悲歡離合… 都是魔都小學、初中孩子們常讀的書。

這一代小孩在迪斯尼、環球影城玩大,接觸荷里活大片德國童話日本動漫,週遊全球見多識廣。在創意寫作課程上,無論是月黑風高的哥德式小說,還是荒島漂流的奇幻,亦或是空難海難恐怖襲擊的魔幻現實創作,都難不倒他們。如果不是幫助女兒準備英國初中的入學考試,我都發現不了她寫作上的缺陷。

而最近的2、3個月,我更多研究和反省,孩子們不約而同出現的英文寫作的瓶頸,有沒有更好的解釋和方法?我們在理念和技巧上,錯過了什麼?一開始調查,就發現了美國一場已經開始了10年的悄無聲息的寫作革命,顛覆了許多廣為流傳的認知和實踐。

我要做的,就是帶領孩子們投身這場革命。

美國孩子的寫作究竟有多糟?

革命都是從忍無可忍開始的。美國孩子的寫作究竟是有多糟,使得教育界、美國僱主忍無可忍呢?

去年9月,一位從業30年的美國職業撰稿人、知名科技分析師John Bernoff發表了一篇文章,稱拙劣的寫作每年給美國造成了4000億美元的損失;81%的職業經理人抱怨糟糕的電郵、報告、備忘錄、新聞稿、互聯網文章浪費了他們的時間;白領22%的時間用於閱讀各類資料,越高薪酬的人士閱讀資料的時間越長,因此拙文如同一筆施加於美國經濟的稅收。

學術界更是早就發現苗頭不對。2007年的一份報告(Nation’s Report Card)指出:全美12年級的學生中,只有1%能寫出結構、分析縝密的文章。另外的研究顯示,70-75%的4-12年級孩子寫作不過關。

2011年的一次全美測試結果:僅有24%的8-12年級學生寫作合格,3%可以稱得上高水平。

1998年,維吉尼亞州William andMary學院的文學和寫作專業老師Susan Wise Bauer發現,30個本科一年級的孩子中,只有4-5個寫作沒有文法毛病,1個寫得出站得住腳的議論文。10年後,這個比例居然下降了。她不禁問道:娃娃們在來到我這裏之前,到底學會了點啥?他們可是來自小班教學,資金雄厚的高中啊。

美國人的反思

我看了多篇美國教育界和媒體的反思文章,總結出造成美國當代寫作江河日下的五大原因。

一、忽視了口頭和書面語言不同的規律

直到19世紀,全世界的識字率還相當低,人類社會在沒有書寫的歲月完全可以正常運作。Susan Wise Bauer提出,書面語言是「非自然的第二語言」,有着與口語截然不同的規則、結構和慣例。發育正常的孩子在英語的環境中,能夠完全掌握聽說,然後如果不系統地教授,母語的孩子也不能成為技巧的寫作者。

我們做同傳深有體會。許多人以為即興發言很難翻譯,其實不然。發言者一邊思考一邊組織語言,有經驗的譯員跟上沒有問題。我們最頭疼的是發言者快速念稿,而不肯把稿子給我們。書面語不能靠聽,要靠看才能理解,不理解如何翻譯?譯員硬聽發言者念書面語,一定是損失最大的翻譯。

美國中小學,由於沒有充滿理解口頭和書面語言的不同規律,對學生的寫作訓練嚴重不足。而外教到中國來,也把這個不足帶到魔都的課堂。

二、誤以為海量閱讀可以解決寫作的問題

2001年美國推行「不讓一個孩子掉隊」(No Child Left Behind)法案,力求讓孩子們的閱讀和數學達到熟練。它是1965年以來美國中小學最重要的教育改革,把閱讀的重要性推到前所未有的地位。然而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卻是,系統的寫作訓練被忽略了。

事實上只有極少數的孩子有足夠的悟性,通過閱讀掌握嚴謹的語法、豐富的詞彙、複雜的從句、精妙的表達、多變的句型和漂亮的文章結構。美國學校閱讀有餘,寫作訓練不足。

調查者發現,中小學即使教寫作,往往是老師給個框架讓孩子們填空。紐約州Albany大學English Learning and Achievement中心主任寫到,「通過寫作來學習、研究並構建新知識和只是體系越來越罕見了。」

中國也有類似的思想: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其實不然,大量閱讀是寫作的必要而不充分條件。

三、操之過急拔苗助長

在美國,一二年級的學生寫日記,三四年級寫閱讀筆記和散文,五六年級寫研究報告非常普遍,上海的國際和雙語學校也亦步亦趨。Susan Wise Bauer認為,過早進行高難度的寫作練習事倍功半。孩子們還沒有掌握書面語言的規律和技巧就開始寫作需要自我表達的文章,結果只能是低質量的粗製濫造。

上海許多國際學校的家長深有感觸,看上去高大上的作品,其實都需要爸爸媽媽和老師幫忙才能完成。

四、自我表達和同伴互評之殤

1950年代以來,各種激進新思想走入校園,傳統的教師主導的傳道授業步步讓位於學生的自我表達和自主學習。很多單元的學習,讓孩子們做presentation,做項目完成,美其名曰培養創造性。整個1990年代,中小學孩子記日記,寫詩寫故事,並互批作業。過去20年,英美對這些理念和方法的爭議和反思很大。

Common Core的總設計師David Coleman就直言不諱地說:「孩子們長大以後就會發現,這個世界根本不在於你個人的感受和想法。」他指的是,小學課程鼓勵孩子們表達自己的情感和感受(類似中國的雞湯文)完全搞錯了重點,應該強調的是清晰準確流暢的說明和溝通。

五、老師也不會寫造成惡性循環

Symington認為50年代萌芽,80-90年代達到巔峰的激進思想導致英美兩代人受到嚴重的負面影響,寫作水平慘不忍睹。(近20年則有回歸傳統的趨勢。)如果老師都寫不好英文,又怎麼教下一代呢?

就算有些老師自己寫作不錯,他們在攻讀教育學位時,也沒有充分接受如何訓練學生寫作的專業課程。以至於美國推行Common Core標準之後,許多老師叫苦不迭。他們也需要回爐再培訓,美國提高整個中小學的寫作水平談何容易。

這時候彰顯英國作為島國的好處。英倫三島對來自任何大陸的激進思想有着天然的懷疑和牴觸,即使心悅誠服了在執行上也會拖沓慢半拍。我在倫敦和洛杉磯聽課,明顯覺得英國老師講課的時間多。

英國有些保守的私立學校,尤其是教會背景的,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始終恪守傳統,保持高學術水準。當然,美國和其他英聯邦國家內部,應該也有這樣不受影響的孤島。

在結束這個小節之前,有必要說明的是,許多問題學者是有爭議的。我不是記者,沒有客觀全面報道的義務,我只選擇性地列舉總結我自己認同的主張,加入我自己的思考和分析,並不代表任何機構和權威的立場。

美國人亡羊補牢的革命

官方

從2012年開始,美國46個州需要在2年的時間裏推行Common Core標準。這是美國教育史上第一次明確要求小學生學習說明文和議論文的寫作;此前孩子們通過個人敘事、實錄和虛構文練習寫作。高中階段,學生必須能夠寫作成熟而有思想的文章;這一要求貫穿英文、歷史和科學等科目。這一新標準在美國也產生了電流一樣的衝擊!

任重而道遠。

要命的是,Common Core只提出了標準,沒有給出孩子們達到這一標準的路徑和方法。這些探索由一線的教育者踐行。

實踐1

多年以來,紐約郊區的一所1-9年級私立學校Windward是英文寫作革命者的麥加。前校長Judith Hochman已經80高齡,她所倡導的寫作課程有2個核心部分。

1.語法和文法的訓練

老太太說,「寫作是一件很複雜的任務。我們不能想當然的以為,孩子們會說就會寫。他們不會!初學者需要明確的語法和文法規則訓練,有朝一日,當他們完全掌握了優美行文的規則,他們才有資格去打破這些規則。」

文法和語法的訓練對於1950年代以前畢業於天主教學校的人都不陌生。這些規則包括:

詞類:名詞的類型、大小寫規則、陰陽性、單複數、形容詞、人稱代詞、動詞時態語態虛擬變格、副詞、介詞、連詞等等 句子成分:主謂賓、短語、從句、插入語、同位語、獨立結構等等 對話和引用; 標點符號。

此外,還要大量練習如何將想法組織成簡單的句子?如何通過but, because, so把簡單的句子延展成豐富的表達?如何通過同位從句增加句子的變化?如何識別不完整的句子並潤色?如何寫段落大意?如何論證自己的觀點?

2.用寫作訓練推動各學科的學習

研究表明,思維、表達、閱讀和寫作是互相關聯並促進的。嚴謹細緻的寫作訓練幫助學生以不一樣的眼光去閱讀,不僅能夠更好地理解作者的匠心,更能夠加深對各個學科教材和文獻的理解,反過來促進寫作,形成良性的循環。

Judith C.Hochman

實踐2

紐約州的一所公立學校New Dorp High是全美成績墊底的2000所中學之一,該校嘗試了各種方案:前沿的科技、課外補習班、換老師都沒有效果。學校面臨關閉,只能孤注一擲地推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將分析性寫作引入每天每門課中。三年之後,該校的畢業率從63%提升到80%,而參加大學預科課程的學生人數也從148上升到412。

在改革剛開始的時候,許多老師並不認同,也從來沒有把孩子們糟糕的成績跟他們的教法掛鈎。老師們理所當然地以為罪魁禍首是生源:40%的貧困家庭,1/3西裔,12%黑人。

改革的核心就是寫作訓練。過去,學生們只會寫簡單散亂的句子。老師們從教連詞開始,for, and, nor, but, or, yet, so, although, despite, 用這些連詞組織因果、先後、並列、轉折的表達。在造句練習的基礎上,進一步開始段落和文章的寫作訓練。

實踐3

Susan Wise Bauer把寫作訓練分為三個階段:

1.小學階段:通過聽寫、抄寫和複述發展對書面語言的認知。訓練三個步驟:第一,將想法變成詞語;第二,把詞語寫在紙上;第三,把句子視覺化在大腦里並留存一段時間,直到寫下來。

2.6-8年級:將句子組成簡短的作文。訓練總結(summary)和梗概(outline)。前者練習的是掌握文章的要點,後者剖析的是作者組織材料的思路。

3.高中:訓練辯論性寫作,開始原創性寫作。通過舉例和類比支持論點;以推理反駁論點。

美國在家上學的孩子中,許多都使用Susan Wise Bauer和她的合作者挑選的幾百篇經典名家節選,進行寫作的學習和訓練。

投身革命

所有這些實踐很大程度上是回歸1950年代之前的古典教育理念。在天主教學校,修女們教授文法和優美的神學經典,一個知識點都不遺漏。

丘吉爾在他的回憶錄中,談到了他13歲在哈羅公學「留級」,連續三年跟隨Somervell老師學習英文文法的故事。大意如下:

最聰明的孩子都去學拉丁文和希臘語去了。我因為愚笨,只能反覆學習英文。恩師Somervell最擅長教授笨孩子學習英文寫作。他的方法獨一無二:把一個很長的句子拆解開來,用不同顏色的墨水和括號標註主語、動詞、賓語,黑色,紅色,綠色;關係從句、條件從句、連接和支離破碎的從句!日復一日,我學了三年三個循環,直到滴水不漏地掌握。當我的同學們寫出漂亮的拉丁文和希臘語詩歌時,我後來居上。而他們不得不再去補習英文。

那是1887-1890年。許多事情,真的需要改變嗎?

我寫這篇文章,想告訴魔都國際和雙語學校的孩子,既不要沾沾自喜,也不用妄自菲薄。偉大如丘吉爾,卑微如美國貧困區公立學校的孩子,都需要付出長期艱苦的努力,才能寫出漂亮的學術英文。

你們也一樣,唯有勤奮和用心才能攀登學術的高峰。學好英文,既不為追名校,也不為跟任何人比拼(那些是為了大眾溝通簡化的說話),而是為了探索和享受人類文明的成果,滋養豐富自己的心靈,成就精彩的人生。

美國寫作革命對我們的啟發,絕非僅限於加強嚴謹的語法、文法的訓練,幫助孩子提高英文寫作的能力。英文寫作的技巧,一定會遷移到中文學術寫作中,因為寫作實際上是思維訓練——林語堂說,「人並非由於思考而說話,而是因為需要說話,因為需要安排字句而思考,思想制不過是用來解釋話語罷了。」

林黛玉曾經非常好地總結了古典中文教育的思路:讀幾百首王維、杜甫、李白、謝靈運、阮籍、庾信、鮑照,完成薰陶和內化。美國的實踐告訴我們,這樣的成材率低,淘汰率高。林黛玉只有一個,她教100個丫頭,大概也只有一個香菱。

現在加入《人鼠之間》閱讀課,

掌握藤校閱讀寫作力!

點擊下圖,立即夠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30024793_155881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akeup-time.com/116882.html
轉載請注明:Donna 2018-05-27 16:56:31 於 綜合資訊站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