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信獲總理批示的企業家吳海再發文: 經商難的問題沒有解決

作者:SAMANTHA    發表日期:2018-01-12 06:15:19

(原標題:公開信獲總理批示的企業家吳海再發文: 經商難的問題沒有解決)

桔子酒店創始人吳海。

新京報消息,向總理寫公開信獲批示後,被邀請進中南海參加座談,時隔兩年,桔子酒店的創始人吳海1月9日淩晨再次在微博上發文,就當前的政商環境發表言論,其認為“簡政放權”在地方上還未得到有效落實,企業經營環境難的現狀依舊存在。

1月9日,參加北京市東城區政協會議的吳海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就寫該文的原因、經商環境等問題做出獨家回複。

交了土地使用稅,為何還交土地使用費?

新京報:距離你上一次給總理寫公開信,已經兩年多了。這次為什麽選擇這樣一個契機?

吳海:因為1月9日剛好要參加北京市東城區政協會議,需要寫提案,自己也在考慮要寫什麽。而且去年,《焦點訪談》欄目想采訪我,他們想做一個“簡政放權”的欄目,讓我談談給總理的公開信之後,從我做企業的角度,談談“簡政放權”的實施情況,對方想做一個成就展。

我當時拒絕了,因為之前我提出的很多問題,其實沒有真正解決。

國務院辦公廳督辦的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其他的事情,怎麽辦啊?

所以我就想再寫一封信,發到網上,也算是網上社情民意。

新京報:自你2015年被邀請到中南海參加座談後,企業經營方麵是否感受到便利?

吳海:沒有。企業注冊、政府審批等方麵,有的效率感覺還是很低。

新京報:表現在哪些方麵?

吳海:例如,上次信裏也提到了土地使用費的事,不少地方還在對外資租辦公室等收取土地使用費,這個明顯不符合當時“土地使用費”出台的目的,在征收“土地使用稅”後,這個“土地使用費”應該是取消掉的。

國土資源部的一個朋友告訴我,他們看了我的信後內部查了一下,收取外資企業租辦公室“土地使用費”的規定國土資源部早就取消了。但是去年,某些稅務局又來收了。

另外,某些審批機構互相矛盾,行政審批的一些條件高度不透明。

例如,做酒店的租舊樓改造,一些舊的辦公樓房產證都是幾十年前寫的用途,與現在新的房產證上寫的用途不一樣。我們問了工商局,工商說沒問題,但租下來之後準備改造,消防和公安就出問題。

酒店行業之前審批多,但是多個審批我可以同時進行。但是現在,部分前置審批改成後置審批,有時候產生了新的問題。我的工商執照批下來,但是可能在消防、公安部門的審批上出現問題,後續又辦不下去。隻有走到某一步,我才能知道是否會被批下來,但有的可能某個部門就不批。

還存在一種情況,有的審批,要求對方出示相關文件,一律沒有,基本就是不成文的規定,來源就是多少年前領導會上說的一句話。

有的地方政府部門不理解中央意圖

新京報:為什麽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吳海:明明各種法律都有,但有的部門就是不遵守,而是根據某個領導的講話為依據。

部分政府部門溝通不暢。像國土部門已經廢除的稅費,但是沒有通知到稅收部門,這些稅費還在繼續收。

另外,部分政府部門行政執法存在隨意性。

新京報:你覺得是什麽原因造成這種局麵的?

吳海:有的地方政府部門理解不了中央意圖。

一說“簡政放權”,就想到要少蓋幾個章。我們關心的是政策的明晰,別到時候我少蓋幾個章,但是章卻蓋不出來怎麽辦?這才是實質性的問題,多跑幾步路沒關係,隻要事情能辦成。

政策部門有時也會互相打架,有些問題我上次的公開信提了,《焦點訪談》也報道了,但是依舊沒有用。

新京報:你覺得應該如何解決這個難題?

吳海:我覺得官員要了解中央意圖,並且敢於擔當。中央的意圖最簡單的是國家富強,老百姓生活得更好。所以要讓老百姓掙錢,就應該通過發展企業,促進經濟發展。

新京報:有學者把你此前給總理寫公開信和近期的毛振華發公開信一事放在一起,認為是企業和政府的溝通出現不暢導致的。你怎麽看這一點?

吳海:我這不是溝通不暢啊,都反映到國務院了,怎麽能說是溝通不暢。完全是兩碼事。

新京報:在一般的理解中,企業發展會促進當地經濟的發展,但是為什麽會出現有的政府部門阻礙企業發展的情況?

吳海:這要分情況看。像有的經濟發達地區,可能大的企業有一定的話語權,中小企業的話語權很少,並不受到重視,因為中小企業對當地稅收等貢獻,單個看是很少的。

有的小地方,為了發展經濟,反而對中小企業更加重視。

紀委曾找我了解情況

新京報:你身邊的朋友怎麽看你再發公開信這個事情?

吳海:都覺得我挺有膽識的。

新京報:兩次發公開信,家人理解嗎?有沒有勸過你?

吳海:家人還好。這次一是之前做過一次;二是企業也賣了,擔心更少。

新京報:那第一次發的時候,家人擔心嗎?

吳海:第一次也還好。我是為中國好,我可能有說錯的地方,但是說的都是事實。上次寫公開信後,紀委也來找我了解情況。

新京報:上次進中南海參加座談後,有沒有企業家朋友來找你反映情況,希望你幫忙替他們呼籲?

吳海:有來找我的,主要體現在審批和執法尺度上。

新京報:你賣掉酒店之後,目前主要做些什麽?

吳海:現在不用去企業坐班,主要是做投資,資金都是來自一些朋友同事的錢,幫他們賺錢,做一些基金的LP(有限合夥人)。

新京報:主要關注哪些領域?

吳海:高科技、消費升級領域。現在主要是被動投資,一些項目都是朋友介紹的,而不是自己跑到外麵找項目。

新京報:做投資和做實業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什麽?

吳海:做投資沒有做實業那麽受累。以前做酒店經常睡不著覺,哪裏一著火就會擔心是不是自己的酒店,成天擔驚受怕的。現在有更多的時間陪陪家人了。

原標題:公開信獲總理批示的企業家吳海再發文: 經商難的問題沒有解決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111/11/D7SA0LJU00018AOR.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akeup-time.com/66261.html
轉載請注明:SAMANTHA 2018-01-12 06:15:19 於 綜合資訊站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