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吻五味雜陳!時隔325天重回五棵鬆,老馬怕走錯更衣室

作者:Jane    發表日期:2018-01-13 03:35:32

來到五棵鬆,老馬又回家了。

2012年的那個春天,當他第一次踏入這片球場,他就愛上了。之後,總決賽、總冠軍、四年三冠……這裏無數次見證他的汗水,甚至是鮮血,也成全了首鋼的光榮和閃耀。

不過,1月11日的“京城德比”,當馬布裏再來到這裏,他已經從主人變成了客人。

比賽哨聲響起前,馬布裏緩緩蹲下,雙手撐著地,深情親吻著這塊地板。五年的所有回憶,全都化在了他那深沉一吻之中。

和首鋼的分手並不算愉快,但對於五棵鬆,他隻有愛。

1月11日,馬布裏對方碩。 本文圖均為 視覺中國 圖

326天後重回五棵鬆,他怕自己走錯更衣室

馬布裏說,五棵鬆是中國最好的球館。

這裏留下了馬布裏最深的印跡——無論是場館外樹立的“老馬舉鼎”銅像,還是場館內高懸的三麵總冠軍旗幟,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都書寫著馬布裏和隊友給這座城市帶來的榮光。

在球迷的記憶裏,馬布裏上一次在五棵鬆打的那場比賽,依舊記憶猶新。

2017年2月19日,那是他最後一次代表首鋼出場的日子。CBA常規賽最後一輪,比賽結束前兩分鍾還落後10分的北京,幾乎完成逆轉奇跡,卻在最後被四川絕殺。

那也是馬布裏四十歲生日的前夜,拿下28分的他,隻能眼睜睜看著球隊倒在了季後賽的門口。賽後,馬布裏沒有說一句話,快步離開了五棵鬆。沒多久,他在微博上寫道,“這不是我的結束”。

一個賽季後,馬布裏的確還征戰著,但球衣的顏色變了。再度踏入五棵鬆球館,距離去年二月那個悲情的夜晚,足足過去了326天。

上午的訓練,馬布裏時不時盯著頭頂上方的三麵冠軍旗幟。40歲了,他的表情依然是那般桀驁不馴,沒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麽。

直到訓練結束後,當他依次擁抱著許久未見的三位五棵鬆球館的工作人員時,他的一舉一動似乎都透著對於五棵鬆和首鋼的柔情。

“重回五棵鬆比賽,這種感覺肯定是不同的。”他對這裏再也熟悉不過,可如今,他也知道自己已經換了身份,“但我現在有點擔心,我怕自己會走錯更衣室。”

1月11日,北京農商銀行隊球員馬布裏在賽前親吻球場地麵。

親吻球館地板,他還是這裏的主人

“(五棵鬆)永遠是馬布裏的主場,永遠。沒有人能夠占有他。”

正如老馬在北控的隊友蘭多夫所言,哪怕換了球隊,可五棵鬆依然是馬布裏的主場。

賣票的黃牛在地鐵站門口就開始問著來往的路人;無數套著首鋼三號球衣的球迷提前候場;場館最終的上座率高達九成,創下了本賽季的新高……這些,都和馬布裏有著關聯。

當馬布裏的身影在比賽前半小時出現,微笑著揮手和球迷們致意時,球館內的分貝幾乎到達了頂點。首鋼的球員們列著隊,和馬布裏一一擁抱。方碩、翟曉川、王曉輝、吉喆、朱彥西……馬布裏微笑著,享受著“小弟們”的敬意。

當比賽即將開始時,已經脫下訓練服的馬布裏突然跪了下來。當著數萬人的麵,在這片他最熟悉的場地,他俯下身,雙手撐著地麵,親吻了一下五棵鬆的地板。起身時,馬布裏的眼睛裏並沒有淚水,但這個“突然的舉動”已經說明了一切。

北京的球迷也用行動回應著馬布裏。他每一次拿球,“MVP”的喊聲仍然像往常一樣此起彼伏。不僅如此,首節比賽,當北京外援漢密爾頓推倒馬布裏時,五棵鬆全場響起了“倒戈”的噓聲。

倘若隻有一個客場的球員能夠享受首鋼球迷這樣的待遇,那麽,這個人一定是馬布裏。

最後一節,老馬本賽季少見的留在了場上。

當比賽還有五分鍾,他摘下了腿上的護膝,用勁扔到場邊。一時間,他仿佛回到了2012年那個無所不能的自己——突破、上籃、罰球,第四節他連砍8分,幾乎要以一己之力幫北控拿下了勝利,可最終還是功虧一簣。

不過,當北控敗局已定,鏡頭掃過,看著曾經的“小弟們”歡呼雀躍慶祝著來之不易的勝利時,馬布裏也笑了。這個值得玩味的鏡頭,就這樣被攝像機幸運地抓到。

不少網友賽後說,“或許隻有對首鋼的輸球,馬布裏才能笑得這麽開心吧”。

方碩們的搶眼,是對老馬最好的致敬

昨晚比賽的最後時刻,當方碩迎著老馬投進那記決定比賽勝負的三分時,仿佛又給相遇的故事寫下了另一個完美的劇本。

來到北控後兩戰首鋼,馬布裏對位的都是自己的昔日徒弟方碩,而方碩卻用26分、27分,相繼刷新賽季新高的表現,向師傅致敬。

這樣的表現,連老馬都感到非常欣慰,“方碩打得真好,他已經是大明星了。與他打比賽,我都能回憶到與他做隊友的歲月。”

而回到更衣室的方碩,則拿起手機,轉發了一位網友製作的兩張圖。這是忍者神龜與師傅普林特的故事——曾經,普林特師傅幫助忍者神龜們成長,當他們強大後,師傅老去,忍者神龜們帶著已經拄著拐杖的老師傅繼續前進……

不同的是,兩張圖每個人物的背後,都對應著一個人名。代表普林特師傅的是馬布裏,而忍者神龜們則是方碩、翟曉川、朱彥西、吉喆……

方碩說,我喜歡這張圖,這也代表著一切。

馬布裏和方碩之前,有著太多的回憶。在2015年大年三十那一天,兩個人在球場練習著,老馬像往常一樣,給方碩傳授著他的十八般武藝——什麽時候處理球最好、怎麽避免失誤、怎麽做好後衛……

幾年首鋼生涯,老馬一次次把自己的堅韌、狼性書寫著,而“方碩們”,也在一次次耳濡目染中成長著,終於,在老馬走後,扛起了首鋼的大旗。

或許,英雄已經遲暮,可對老馬而言,慶幸的是,他的衣缽已經留在了這裏。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89369815890137644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akeup-time.com/67566.html
轉載請注明:Jane 2018-01-13 03:35:32 於 綜合資訊站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