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天然氣缺口超48億立方米價格飆升 氣荒如何不再來?

作者:Alice    發表日期:2018-02-05 15:39:03

近日,國家發改委召開液化天然氣價格告誡會,確保迎峰度冬期間液化天然氣市場價格基本穩定。人民視覺

今冬的氣荒來得比往常猛烈些。

據肩負國內70%天然氣供應任務的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統計,今冬天然氣缺口高達48億立方米。這個數字是前一次氣荒的幾倍,而這還僅僅是中石油系統的缺口。

天然氣供應緊張連帶的是價格波動。去年底,液化天然氣(LNG)的價格一路飆升,高點達到1.2萬元/噸。近期國家發改委處罰了一批擅自提價的企業,LNG的價格逐步回落。隨着LNG價格回歸到正常水平,此輪氣荒最困難時期似乎已過去。

如今的天然氣成為重要的民生產品,停氣會和停電、停水一樣,嚴重影響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自2009年以來,這已經是第二次大面積出現氣荒,今後此種情況還會有嗎?要回答這一問題,我們有必要全面分析氣荒產生的原因。

氣荒主因是什麼?

國內天然氣需求超常增長,打破了供需平衡

中國石油大學教授劉毅軍認為,國內天然氣需求的超常增長打破了供需平衡,是導致氣荒的直接原因。

國家發改委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天然氣消費量超過2300億立方米,增量超過330億立方米,同比增幅達到17%。這個增量相當於前5年年均增量的2倍以上,並刷新了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量的歷史。

天然氣消費增速為何如此迅猛?

首先是煤改氣。2017年是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的目標年份,各地紛紛加大煤改氣力度。比如,河北省就增加了260萬戶左右的城鄉冬季燃氣採暖用戶,冬季採暖用氣需求增加了20億立方米左右。

「這樣的增速,完全超出正常發展速度。」負責中國石油在北方地區天然氣銷售的劉玉文說,「北方是中石油力保的重點區域,2017年中石油把天然氣增量的3/4都給了北方公司,而其中的2/3給了河北,但還是不夠用。」

中國石油天然氣銷售分公司副總經理張帆說,計劃之內的煤改氣,還可以招架,最讓人措手不及的是那些突然冒出來的計劃外增量。比如山東煤改氣用戶比計劃多出50萬戶,這個巨大的增量就成了問題,氣從哪裏來?

除了爆棚的煤改氣,其他工業用戶對天然氣的胃口也在迅速攀升,如工業燃料和發電用氣在2017年均大幅增長。

需求如此快增,供給側有沒有可能快速跟上?中石油新聞發言人曲廣學解釋,需求增長太快,供給側還真的難以招架。中國的能源現狀是缺油少氣,國內四大主力氣田塔里木、長慶、青海、川渝每年的產量都在增長,10年前這些氣田的產量才500億立方米,2017年已經接近1000億立方米,年增幅超過7%,但這樣的增幅跟17%的需求增幅相比,仍然捉襟見肘。

要緩解局面,就得擴大進口。這些年,中石油相繼建成了中亞、中緬等跨國天然氣運輸管道,中俄天然氣管道也在緊鑼密鼓地建設。同時還在大連、唐山和江蘇等地區建成了多座大型LNG接收站。天然氣進口量從2010年的不到50億立方米攀升到目前的超過500億立方米,年均增幅接近50%。這個增速,在全球主要天然氣進口國家中是最高的。

天然氣需求為啥這麼旺?

能源結構調整的必然結果,需求增長還會持續

我國目前仍以煤炭為主要能源,且環境壓力大,對於天然氣這種清潔一次能源的需求方興未艾,或者說這一旺盛需求是能源結構調整的必然結果,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還會持續下去。

從過去近百年歷史看,發達國家也都經歷了石油和天然氣逐步替代煤炭的發展歷程。比如歐美地區,最先也是煤炭佔到一次能源的70%左右,天然氣只有百分之幾。而到2017年,歐美天然氣佔一次能源的比重在31%—33%之間,甚至連非洲都達到了26%,比重最低的亞太地區也達到12.7%,我國卻只有7%。根據《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天然氣消費在能源中的比重也只會增加到10%。業內專家認為,根據國際經驗,我國天然氣需求增長的空間非常巨大,我們現在看到的增長還只是開始。

據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預測,2018年我國天然氣需求仍將保持快速增長,預計天然氣消費量會達到2587億立方米,比2017年增長10%。而國內天然氣產量今年預計將達1606億立方米,增幅為8.8%。也就是說,生產增速很可能仍然跑不贏需求增速。今年天然氣進口量預計為1050億立方米,增幅達到13.4%。

避免氣荒的出路在哪?

需求側平穩有序安排煤改氣是關鍵,供給側建設足夠的調峰能力是重點,長遠之計是理順價格

一方面是需求仍會不可遏制地增長,另一方面是供給側仍然緊繃,避免氣荒的出路在哪裏呢?劉毅軍認為,必須在需求側和供給側兩端同時發力。

在需求側,平穩有序安排煤改氣進度是關鍵。大氣治理很難畢其功於一役。歐美國家煤改氣用了三五十年,我們再快也不可能一兩年就完成,煤改氣要循序漸進,不可一擁而上。應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先有了足夠的氣源,才能實施相應進度的煤改氣,避免出現「停了燃煤鍋爐,氣又跟不上」的尷尬局面。

其次,氣荒雖然主要是由需求側引起,但也暴露出供給側的諸多問題。業內專家指出,要充分考慮進口國外氣保供的不確定性,提前做好應對預案,留有餘地,而建設足夠的調峰能力更是重中之重。

目前我國天然氣季節性緊張的特點非常明顯,比如北京市,最高峰谷差達到10∶1,也就是說,冬季高峰期用氣量相當於低谷時的10倍。此外,同樣是冬季,冷冬和正常冬季也有很大差別,據中石油提供的數據,兩者的用氣量每天相差約5000萬立方米。

張帆說,要解決如此巨大的峰谷差,就必須提高我國天然氣的調峰能力。而目前,肩負調峰任務的全國儲氣庫工作氣量僅為天然氣消費量的3.4%,遠低於發達國家10%—15%的水平,很難滿足冬季調峰需求。根據國際經驗,一旦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到或超過30%,地下儲氣庫工作氣量就必須超過消費量的12%,而且國家整體儲氣能力要達到一定規模。

整體儲氣能力是指除地下儲氣庫之外,還需要建設一些城市大型儲氣罐群和類似LNG接收站的儲氣設施。目前在我國,這類儲氣設施基礎十分薄弱,除北京等大型城市有一定的城市儲氣能力,其他二三線城市幾乎為零。

劉毅軍指出,加快儲氣能力建設,不僅企業有責任,地方政府也有責任。在企業層面,除了上游企業和儲運企業有責任,下游的城市燃氣公司同樣也有責任。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都儲一點,能力就上去了。

再次,徹底解決氣荒問題最終要靠市場手段,打破壟斷引入競爭的前提必須是理順價格機制。

從2017年起,政府通過一系列舉措,採取「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策略,推進天然氣價格的市場化進程。國家發改委的思路很明確:管道運輸價格受國家管制,兩頭的價格則逐步放開。包括國產氣和進口氣,最終會實現銷售價格由市場決定,國家不再管制。

2017年9月以來,中石油按照國家發改委要求,利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市場,組織了兩輪天然氣公開競價交易,數億立方米天然氣被一搶而空,而且價格市場化,均是市場調控成交。

當然,有關專家也指出,問題的關鍵是在市場化和保民生之間找到平衡點,既要讓天然氣價格回歸市場,又要保障億萬用戶用得起、用得好,這才是我們改革的根本目的。返回騰訊網首頁>>


本文來源:http://news.qq.com/a/20180205/000896.htm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akeup-time.com/78012.html
轉載請注明:Alice 2018-02-05 15:39:03 於 綜合資訊站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