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避免與特斯拉衝突 馬斯克離開OpenAI董事會

避免與特斯拉衝突 馬斯克離開OpenAI董事會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人工智能非營利組織OpenAI在官網的最新博文中公佈了新一批的捐贈者,順便宣佈了馬斯克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離開的消息。

這一批新加入的捐贈者包括stellar.org創始人Jed McCaleb、遊戲公司Valve創始人加布·紐維爾(Gabe Newell)、Y Combinator CEO米高·賽貝爾(Michael Seibel)、Skype創始人之一讓·塔林(Jaan Tallinn)、前美國奧運會十項全能冠軍阿什頓·伊頓(Ashton Eaton)和加拿大十項全能運動員布萊恩妮·塞伊森-伊頓(Brianne Theisen-Eaton)。與此同時,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追加了投資。

OpenAI表示,其正在擴大捐贈者的規模,用來增加人員和計算資源方面的投資,進而在AI領域做出重大突破,確保AI能夠讓全人類受益。

而對於馬斯克的離開,OpenAI解釋,「特斯拉越來越關注AI,馬斯克退出董事會可以避免未來產生衝突,但馬斯克還會繼續擔任OpenAI的顧問,並提供資金幫助。」

OpenAI是一家由許多矽谷大佬聯合建立的人工智能非營利組織,旨在預防人工智能的災難性影響,推動人工智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馬斯克在它的創立過程中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原本馬斯克是作為孵化器Y Combinator總裁薩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的老朋友出席後者主持的人工智能討論會,卻被說服共同建設一個不受谷歌也不受其他任何人控制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實驗室。為此,馬斯克還承諾與阿爾特曼等一起向這個項目捐贈10億美元。

當然這個項目的出發點也符合馬斯克的AI威脅論簇擁者身份。過去,馬斯克曾無數次公開發表前述觀點,要求趕緊成立聯邦人工智能管理局,甚至認為最有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是國家層面為了獲取人工智能優勢而進行的競爭。

2015年12月,馬斯克和阿爾特曼正式宣佈成立OpenAI,共同擔任聯合主席。他們建議研究人員公開論文、博文、代碼和專利等研究成果,與世界共享,OpenAI也會通過和科研人員、企業的合作不斷研發新技術。他們認為,當所有人都可以用OpenAI開發的技術後,就能減輕超級人工智能可能帶來的威脅。

在這點上,馬斯克和阿爾特曼是如此迫切希望推動人工智能技術的開放,還源於他們並不希望看到幾家巨頭壟斷人工智能的未來。當時,矽穀人工智能領域的大牛皆已加入谷歌、Facebook、微軟等巨頭公司,尤其是谷歌幾乎獨佔人工智能領域鰲頭。

美國科技雜誌《連線》認為,馬斯克和阿爾特曼甚至希望成為人工智能領域的監管者,將其引向對人類更為安全的發展軌跡上來。

OpenAI也在創立時的博文中聲明:「我們的目標是推動人工智能向着全人類進步的方向發展,而不需要有經濟回報。」

這樣的願景成功吸引了矽穀人工智能領域的許多優秀研究員,他們放棄了矽谷巨頭開出的高薪,轉而加入OpenAI。

它的研究總監是來自谷歌的機器學習專家Ilya Sutskever,首席技術官是支付公司 Stripe前首席技術官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工程師和科學家有谷歌機器學習研究員Durk Kingma、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員Pamela Vagata、史丹福大學研究生Andrej Karpathy;顧問有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機系Pieter Abbeel教授、谷歌科學家Sergey Levine等。

據布洛克曼當時介紹,OpenAI在機器學習方面關注強化學習和無監督學習。

強化學習是序列決策問題,需要連續選擇一些行為,基於環境行動以取得最大化的預期利益;而無監督學習是指賦予機器像人類一樣思考的能力,可以走進外部環境對周圍的事物產生意識。布洛克曼認為,無監督學習是新前沿,是AI領域的真正關鍵點。

在過去兩年裏,OpenAI也陸續做出了一些成績。

2016年,OpenAI發佈了用於研發和比較強化學習算法的工具包OpenAI Gym,開發者可以將自己開發的AI算法拿出來訓練和展示;隨後,與谷歌、伯克利和斯坦福的學者聯合發佈了五條AI的行為規範,防止其做出傷害人類的事;同時,確立了製造通用機械人和使用自然語言聊天的機械人的目標。

而較為出名的還是2017年8月在電子競技遊戲Dota2國際邀請賽The International中,參與了1V1比賽環節,壓倒性的擊敗了頂級電子競技選手Dendi。

馬斯克還不忘連發三條twitter讚賞OpenAI,稱「OpenAI 第一次在電競上完勝世界頂級選手,可比象棋圍棋複雜多了。」

不過,現在的OpenAI似乎正在背離其初衷。

創新工場董事長、創新工場AI工程院院長李開復在去年年底曾前往北美參與了一系列AI相關的活動,回國後他發表了《北美AI見聞錄》。

在見聞錄中,李開復形容OpenAI「這樣一個當初被寄予厚望的AI組織,希望他可以抗衡谷歌,現在看來基本不可能了。」

李開復揭露OpenAI正面臨許多核心人物的流失:專注強化學習領域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Pieter Abbeel,研究員Peter Chen、Rocky Duan,以及從谷歌大腦團隊跳槽而來的lan Goodfellow等。

李開復和OpenAI的員工聊完後發現,他們離開的核心原因基本一致,比如OpenAI真正產出的成績並不多,開源的進度有限,弱於DeepMind團隊太多等。

重要的是,李開復還特地提到馬斯克。「因為OpenAI這個組織跟馬斯克關聯緊密,所以有時候馬斯克自己其他公司的事情,比如特斯拉,也讓OpenAI的科學家幫忙出主意什麼的,有點成為馬斯克的智囊團了。這個本身算不上特別大的問題,但畢竟會讓有些人才心裏不舒服。

這點上,《連線》同樣也提到過所謂的「利益衝突」,「對於OpenAI的所有理想主義研究人員而言,他們依然不得不像在之前的公司一樣做出一些妥協。」

《連線》暗示OpenAI並非慈善機構,「馬斯克的公司可能會從OpenAI項目的研究成果中獲益良多,Y Combinator孵化的公司也同樣如此。」「OpenAI還會用Y Combinator股票,甚至SpaceX的股票來補償員工。」

而如今馬斯克雖然離任董事會,但對OpenAI來說並不算一個好消息,儘管後者在博文中透露馬斯克會繼續提供資金幫助。

李開復在見聞中提到了這點,「最初的10億美元並不意味着一下子都打到賬上,而是一個目標數字,主要投資人也是馬斯克和他的幾位朋友,並且以馬斯克為主,錢的問題自然是個隱患。」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51130.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akeup-time.com/84771.html